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大海战页游 » 正文

他什么都好就是不愿给我婚姻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12:37:20  

  两情相悦 恋爱甜蜜

  很久以前,曾听过这样一种说法:离过一次婚的男人是宝。在第一次婚姻中,男人大多不懂得珍惜女人,而挫折之后,通过反省和思考,他会获得关于婚姻的真谛。此言听来颇有道理,于是,在24岁那年,女人最好的季节里,我认识了一个离异男人——兆章。兆章比我大五岁,起初只是朋友,后来他发起追求攻势,没见过世面的我,很快便沉沦在他精心营造的浪漫里。

  恋爱一如想象中的美好,那时的兆章性格温和,体贴细致,最难得的是,他没有任何不良嗜好,不抽烟,不喝酒,也不热衷于网络游戏……总之,那是个让人放心的男人。2013年年初,我发现自己怀孕了,不敢告诉父母,只能给兆章打电话。兆章见了我,脸上神色说不清,不像高兴也不像不高兴,他只是重复着一句话:“到家再说。”

  到了家,兆章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试纸,又做了一次检测,阳性,毫无疑问。兆章的表情生动起来,我记得很清,当时他轻抚着我的肚子,用深情的眼神看着我:“里面有个小宝宝呢。”那一刻,幸福来得铺天盖地。第二天,兆章又带着我去医院做了次检查,B超室里,医生告诉我们,孩子很健康。

  我的妊娠反应很重,什么都吃不下,只是没完没了的孕吐,兆章虽小心伺候着,但好几次我发觉他欲言又止。孩子四个多月时,兆章终于摊了牌,他说:“还是先不要吧,不是合适的时间,我们现在连房子都没有(其实兆章的房子已经买了,不过是期房,短期内无法入住)。”我被孕吐折磨得心力交瘁,再加上兆章的劝说,又考虑到现实条件,一番挣扎后,去医院做了人流手术。好端端的孩子,就这样没了,从手术室里出来时,我泪流满面……

  生活还得继续,2013年10月,我跟着兆章回了趟老家——拜见他的家人。皆大欢喜,所有人都很满意。对于这一点,我还是颇有自信的,农村出来的姑娘,从小就懂得察言观色,懂得忍让迁就。兆章的姥姥特别喜欢我,泪眼婆娑地拉着我的手:“你和兆章一定要好好过!”听着老人的话,我感动极了,在心中暗暗发誓:这辈子一定要好好爱兆章,好好珍惜这份感情。

  只谈爱情 不言承诺

  那天,老人非要给我红包,我没要,反而给了兆章爸爸2000元(兆章的妈妈早年去世),姥姥、姥爷、奶奶每人1000元。也许有人说我不够矜持,可对待自己的爱人、自己爱人的亲人,矜持难道不是一种虚伪吗?兆章爸爸还专门跟我谈话,说兆章不易,妈妈走得早,婚姻又不顺,希望我能在未来的生活中帮扶他、忍让他,最后,兆章爸爸叫来儿子,当着我俩的面发话:“等房子装修好了以后,你们就把结婚证领了吧。”我不好表态,但兆章的反应却值得玩味,他只弱弱地回了声“嗯”。

  2013年12月,我和兆章发生过一次比较激烈的争吵,原因是兆章对我越来越不在乎,冷落得太过明显。我曾跟朋友诉苦,他们都觉得不正常,毕竟恋爱时间并不长,而且我的条件又优于兆章太多,他不该有这种表现。因为郁闷,我找碴跟兆章吵架,在我的意识中,两人通过争吵把问题摆出来,进而解决,这也是促进感情的一种方式。可兆章不接招,对于我的“挑衅”,他只就事论事,不谈根源。愤怒至极的我离家出走了,大冬天,天寒地冻,我推门出去时,兆章躺在床上继续睡觉,不闻不问。寒冷的夜,寒冷的心,我第一次真切感受到爱情的残忍和爱人的无情。

  我在酒店住了一夜,第二天照常上班,下班时照常回家。是的,经过一天的考虑,我开始慢慢清醒,我爱兆章,还想继续,不能因为一时任性而导致最终后悔。我像平时一样进门、换衣、做饭,兆章先是默默看着,在我进入厨房后,他从背后揽住我的腰:“对不起,老婆,我错了,不该惹你生气。”

  几天后,我选择跟兆章敞开心扉地谈一谈。我说了自己的想法,也希望听听他的意见。兆章说,他跟前妻离婚时闹得很凶,对他造成极大伤害,所以,短时间内他不想再次进入 “牢笼”,他需要疗伤的时间。对于我,他现在只能说抱歉,结婚的事得等等。

  看得出来,兆章很坦诚,说出这些话是需要勇气的。我也理解他,如果我是他,或许也会有这种想法。但我毕竟不是他,作为女人,我需要的是安全感,需要一张结婚证给我带来的合法身份。再联想起当初兆章爸爸催婚时兆章的表现,我的心更冷了——他不要孩子不是因为没有房子,而是因为他不想给我婚姻。不寒而栗,这种感情太可怕了,我不想再继续。

  那晚我一直紧紧抱着兆章,抱着这个我深爱的男人、我用了心的男人。我为他付出太多,改变太多,我真的尽了全力。一夜无眠,一夜深拥,因为我知道,第二天我要离开,安静地离开,不舍地离开……

  早上起来,我一如既往地做了早餐,兆章吃完便去上班了。我在家收拾东西,重重的一大包,离开了这个我曾以为是家的地方。当天的心情不言而喻,悲伤、失望、痛苦。晚上8点多,兆章打来电话,声音哽咽:“老婆,你回来吧,我等你!”

  逼婚无果 我心茫然

 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兆章哭,那哭声让我的决心在一秒钟后崩塌,我犯贱,我白痴,我想象着兆章流泪的样子,心疼无比。于是,我提着那包沉重的行李,甚至没让兆章来接,再次孤身回家。拥抱,亲吻,所有的爱又都回来了。

  我们的日子仍在继续,只是不再那么甜蜜。兆章对我挺好,经常给我买东西,不管我如何推让。衣柜里常多出几件衣服,几个包包,我承认我很感动,但那不是我真正想要的。也许是我太贪心,我渴望的是婚姻,是那本红彤彤的结婚证书。我还想让兆章在房产证上加上我的名字,不是贪财,而是为了证明那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家。可我知道兆章不会同意,至少现在不同意,这让我不由得想起那句被无数人提起的爱情箴言:一个人爱你多少,不是看他给你多少,而是看他给了你他的多少。

  今年以来,我时常一个人发呆,有种感觉越来越明显——我和兆章越来越远。这种感觉让我的生理状态和精神面貌都一路走低,兆章发现了,他问起缘由,我也老实坦白,我说我不是急着结婚,但我得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结婚的打算,这种过一天算一天的日子让我很不快乐,“如果你真的不想再被‘围城’所困,不如让我及早退出”。兆章仍没有正面回应,他只是搂着我,顾左右而言他:“我知道了,咱们先好好过日子。”

  兆章是个有独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,逼他是没用的,既然他这么说,就给他些时间吧。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,兆章果然表现很好,比以往更甜蜜。两个人都在努力,努力让家的气氛更融洽更美满。我承认,我很享受这种氛围,如果不去想“结婚”一事,眼前的生活无可挑剔。

  前几天,朋友约我喝茶,其间聊起我和兆章的感情,又顺理成章地问我们何时结婚,我尴尬一笑:“不急。”朋友苦口婆心:“你以为你还年轻啊,再耗上两年你就三十了,到时他一脚蹬了你,看你去哪儿哭!”朋友是个热心人,我们打小就认识,当晚,她居然在未告知我的情况下给兆章打了电话,单刀直入,问兆章何时娶我。我在一旁眼巴巴地看着,等着,可兆章只是笑,笑而不答。

  我再次陷入心理困境。想不开,看不透,有人说“不要天长地久,只需曾经拥有”,可我到不了那种境界,我不希望自己的所有努力换来这样一个结果——终有一天,我和兆章擦肩而过,成为陌生的路人甲和路人乙……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