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博导狼减肥 » 正文

和她结婚我爱上了她的女儿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12:41:30  

离异七年想要有个家

认识亚茹是2000年,那时我已经和前妻罗虹离婚七年。

罗虹和我一样是大学教授,我整天忙得脚不沾地。罗虹埋怨,她说她凭什么在外面和我做一样的事,回家还得做家务带孩子!我也委屈,学校让我带头搞科研项目,是重视我,要不我也不会三十刚出头就被破格评为副教授。

好像两人都有理,婚却还是离了,罗虹辞职带儿子去了北京。

离婚七年未找,不是我喜欢一个人过日子,而是爱面子。和前妻离婚这事,单位谁都不知道。

等同事们渐渐知道真相时,七年光阴也过去了,我想,我也的确该有个家了。

我在一个交友网站看到亚茹的资料。她和我同在武汉这个城市,小我一个生肖,名牌大学毕业,离异带一两岁的女儿。吸引我的,是她的资料用的全是英文。这点让我看到她有些调皮的聪明,不是每个人都看得懂英文,她在用这种方法表明自己对对方的要求。

亚茹给我的感觉很好,年轻漂亮有文化,但我是再婚,除了外表,我提醒自己要更注意对方的性格。

我和她交往半个月,见了几次面,也许是我带着目的在观察对方,我感觉亚茹是个很自我的人,话再重一点,是有些自私。这点不光是我看出来了,我的助手也这样提醒过我。

已经离了一次婚,我不能冒险再错一次。于是我以忙为借口,回避亚茹。

离异女人和她的天使

亚茹比我要主动。有一天早上她约我,我说我没时间,我在江边某咖啡厅谈事情。不一会儿,亚茹去那家咖啡厅找到我,我有点意外,我说对不起我真的没时间陪你。她说没关系,我在你车里等你。

我和客人谈完事出来已是中午,我得承认我对亚茹是有好感的,不然看着她蜷在车里的样子,我也不会顿生怜惜。我对自己说,既然这女人这么在乎你,那就是她了。

头脑一热,我和亚茹便住在了一起。

那时亚茹的女儿小朵才两岁。小家伙特精怪,生怕我把她妈妈抢走了,每次出去玩,她都要她妈妈抱着牵着,要走路的话,也非要夹在我和她妈妈中间走。我张开手对小朵说:“妈妈抱累了,关伯伯抱!”她圆眼一瞪,把头转到妈妈怀里去了。

有意思!对于小朵的排斥,我很理解。离异家庭里的孩子,这样做是正常反应。想到儿子一岁就离开我随他妈妈去了另一个城市,我心就疼。看到小朵后,我感觉自己憋了多年的父爱,终于找到了出口。

亚茹和她父母都很宠小朵,吃喝穿用全满足。但我更欣赏罗虹对儿子的教育,她更多的是关注孩子的心灵健康。我们都有一个共识,就是抽出时间来多和孩子谈心做游戏。

儿子不在身边,我把这种沟通给了小朵。她像个小白兔,最初看我的目光是提防的,畏怯的。我给她讲故事,教她画画,伏在地上和她一起做游戏……慢慢地,这只小白兔慢慢靠近我,她的小手搭在我的腿上,后来,她又放心地坐在我怀里,再后来,她开始粘着我,走累了喊伯伯抱!

我不能辜负孩子对我的接受,所以对她们娘俩更好。

让我惊喜的是,小朵是个很懂事的孩子,我对她的好,她都知道。她那时已经喊我老爸了。有天她跑到我面前,她说老爸,我给你画了一幅画!说着她就把画递给我,上面画着一个太阳,三个小人,还有些像小草一样的东西。让我感动的是,旁边还写着这样的话:谢谢老爸,我爱你!你对我真好!好几个字她不会写,是用拼音拼的!

那是小朵送给我的第一幅画。后来这孩子经常给我画些这样的画,有一次还在旁边写道:老爸,你工作很累,要注意休息!

我惊讶这颗小小的心灵,居然比她妈妈都懂事,亚茹都绝少像小朵这样关心我,更别说感谢我。

她把我这个“老爸”当亲爸

和亚茹同居三年后,我们准备结婚。我买了四室二厅的新房,付了首付,装修完毕,再购置了些东西,五十万元用完了,存折上只有一万多元钱了,但我高兴自己又有了家。

结婚后,我每天早上送亚茹上班,再送小朵去学校。为了给小朵调个好学校,从没求过人的我,去求我省里当官的同学批条子。有天小朵哭着告诉我,有个小同学欺负她。我一晚上没睡好,第二天送小朵上学时,我就急着去找那同学和老师交涉。老师要学生做手工,我下班后陪小朵做好手工,又在网上帮女儿收集资料。半个月后,小朵拿回了一个小奖杯,她搂着我的脖子高兴地告诉我,她参加比赛得了全校惟一的一个第一名。

小朵太懂事。每天开车送她上学时,我都要利用车上的时间和她说话,有天说着说着,小朵突然哭了。我问小朵你怎么了?她奶声奶气地说:“老爸,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啊!”

我内心很是震撼。她还只是个孩子!她亲爸爸再婚后又有了个孩子,小朵去看他,对他说:“以前你是我爸爸,现在呢,我老爸是我爸爸了!”

去年春季我腰扭伤了,一家三口去按摩店陪我做推拿。我一躺下亚茹就去隔壁店里洗脚去了,六岁的小朵却一步也不离开我。医师给我推拿时,我伏在床上疼得直闭眼睛。小朵看到了,她跑过来紧紧抱着我的脑袋问:“老爸,老爸,是不是很疼?唉呀,老爸,你好可怜!”她抬头狠狠地盯着按摩师:“你是坏人,你把老爸弄疼了!”

我的感动无以复加,我在心里对自己说,以后不管这婚姻怎么样,但小朵这孩子我管定了。

婚后亚茹的自私更明显,她的钱是她的,我的钱也是她的。回想起再婚这两年,感觉总像在逛商场。

如果没有后来的事,这些都不算什么。今年初亚茹由单位派出去旅游了一次,回了就每天短信电话不断。她承认在旅途中认识了一个男人“张总”,说他有三家酒店,年薪三十万,说他因为前妻不顾家而离婚,又因为现在的太太不贤惠而苦恼……亚茹说她不再和他来往。

矛盾的爆发是六月初的一天。那天我在汉口签了一个项目,饭都没和人家吃就往武昌赶,我在路上给亚茹打手机,一直从汉口打到武昌,她的手机还在占线。到家后我责问亚茹怎么回事,她说在和同事聊天,我要她给我看号码。她不得不承认,打电话的是那个张总。

我们吵得很凶。小朵上次就告诉过我,亚茹要她和“电话里的那个张伯伯说话”,问她想不想去深圳。小朵说不想。这次小朵抱着我的腿哭:“老爸,我要妈妈不和他说话,她不听我的!”

我心疼地把小朵抱在怀里,要她不哭,老爸也不吵了。

可亚茹和那男人却越来越疯狂。那个男人居然跑到武汉来了,气愤之极,我给“张总”单位写了封信说明这一切。对方单位很重视,第二天就派人过来调查。事情结果是:所谓的“张总”只是他们单位的业务员,已经有两年没有业务提成,因为他亲戚的关系才暂时留在单位。更别谈什么几家酒店和多少万的年薪了。

家庭的确是再婚家庭,但妻子贤惠无比---这点是“张总”的母亲后来与我联系上了后,打电话告诉我的。老人希望我配合她,不和妻子离婚,怕我这边离了,那边也保不住了。

铁的事实摆在面前,但亚茹不仅不醒悟,反倒怪我不该写那封信。因为那单位最终把“张总”开除了。

我很失落。我一次次本以为是句号的,却发现都是些逗号——那以后亚茹仍和“张总”联系不断。最后一次,当我再次发现他们仍在长时间通话时,我绝望了。原来,不是亚茹把别人当成了什么,而是她根本就没把我当什么。

我主动提出离婚,逼着她去签了字。

亚茹和小朵从新房里搬走了。

我不敢回家,一回家就仿佛听到屋子里传来小朵的笑声,还有她喊老爸的声音……

我开车到处逛,可是走到哪里都会想起,这个地方我带小朵来过……

从两岁到七岁,从抱在怀里到牵在手里,我和这个天使般的小女孩有着太多的舍不得……

我始终忘不了,那天她被她妈妈牵着离开家的情景,我送她们去她外婆家。小朵一步三回头,不停地抽泣着。

后来她给我电话,说老爸,我好想你。她在那边哭,我在这边泪流满面。

这种感觉,比我儿子离开我时更让我难受。儿子是我的,我想看随时可以去看,可小朵不同。她非我亲生,我想看她,都找不到理由……

小朵很聪明,钢琴弹得很好。我以前对她说过一句话:会弹琴的孩子不会变坏!那天,我想她,忍不住给她打了个电话。我问,小朵,你今天弹琴了吗?小朵说没有,我说你记得我说过的那句话吗?小朵马上说:“记得,会弹琴的孩子不会变坏!”

我们都在电话里笑了起来。那个天使般的孩子,她教会了我很多美好的东西,她让我知道付出的美好。她也教会了我,别人对你好,要懂得珍惜和感恩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